无视条例车祸惨案 校车拒救女童让人心寒 校车
发布时间:2020-03-14 08:22

5月11日下午4时许,5岁的瓦房店女童沁沁走下了幼儿园的校车,下车的地点离家门口虽然不到50米,但她却永远无法再回家中,因为校车身后一辆疾驰的超载货车将横穿马路的她碾在轮下……29日,沁沁的奶奶吴春风对记者表示,孙女出车祸的时候她也在现场,但是当她从车尾绕行至车前门时,孙女却从车头直接横穿了马路,并在之后遭遇到了不幸。这起交通事故中的主要责任人大货司机已经被刑事拘留,但等待最后处理的家属坚称,要和学校讨说法,因为学校校车在孩子下车时,没有把孩子安全的交给家长,而且事发后态度冷漠。对此,幼儿园负责人刘某则拒绝回应,之后面对记者的多次采访请求,她坚决拒绝,并声称自己现在“很痛苦”。

3月30日下午5时30分许,化州市宝墟镇龙窝村委会发生一幕惨剧:就读于龙窝幼儿园的4岁男童小瑜走下校车到车头捡东西,没有察觉到的司机开车将其撞倒致死。

货车侧翻5岁幼女被碾轧

4 月1日中午,记者见到龙窝幼儿园已经关门,没有学生上课。附近群众告诉记者,事发时,正值龙窝幼儿园放学,该园的校车将小瑜等学生送回家,同在一个幼儿园的小瑜的姐姐也在车上。小瑜的家距离幼儿园不到500米,并且在公路旁边。群众说,出事的校车为微型面包车,而且过了年审期没有年审。校车把小瑜撞倒后,并没有立即进行抢救,而是继续把车上的学生送回家。

5月11日下午,在瓦房店市瓦窝镇中心幼儿园上学的沁沁高高兴兴地坐上了回家的校车,因为她记得,妈妈已经答应在这个周末给她包顿肉馅的饺子吃,然后周日再带她去城里的游乐场玩玩。

龙窝卫生站的一名医生告诉记者,3月30日下午,小瑜的奶奶抱孩子来到卫生站,奶奶说小瑜被幼儿园的校车撞到了。这名医生经过简单检查,发现小瑜已经脸部发青,瞳孔放大,但没有明显的血迹。他当即拨打宝墟卫生院的急救电话,可是还没有打通电话,就看见幼儿园的校车返回,于是急忙叫校车把小瑜送到卫生院抢救。但是,小瑜送到卫生院时已经回天乏术了。

坐在校车上,沁沁很高兴,她一直笑着跟小朋友们聊天。时间过得很快,不到10分钟,校车就停在了曲店村大庞屯外的田曲线的马路边,穿过马路和一个火车地下涵洞,沁沁就能到家了。

小瑜的父亲说,事故发生后,园方、镇政府、宝墟交警中队都到场处理,但没有见到教育主管部门的人。他说,园方只同意赔偿数万元,他不接受。

此时,站在马路另一边的奶奶也看到了校车停在路边,患有关节炎的老人腿脚有些不方便,她蹒跚着横穿马路。而由于看到跟校车同向行驶的一辆货车离她越来越近,奶奶加快了步伐,从校车尾部绕到了车头处的车门前。“我一到车门口就问老师我孙女呢,她们说孩子已经过马路了。我就说没看着啊,然后我就听到有人说出车祸了……”奶奶回忆到。

记者在宝墟镇另一家幼儿园见到龙窝幼儿园的负责人。他说,由于小瑜的家在公路边,随车的老师将小瑜和姐姐送下车,并送他们经过车尾走过公路后,老师就上车了。可是小瑜发现书包忘了拿,回头拿书包后,小瑜从车头经过,他发现车头位置地面有东西,就弯腰去捡,司机开车时根本看不见他。他说,事故的赔偿等要等交警部门作出结论后才能进行,目前他已经准备向化州市教育局申请注销龙窝幼儿园的办学资格。

此时,沁沁已经被奶奶先前看到的那辆货车撞倒了,然后孩子又被向左侧翻的货车撞倒在了路左侧的坡下。一同被货车撞倒在地的还有大庞屯的村民王永花,她的腿被砸伤,躺在地上一直呻吟着。

宝墟交警中队一名警员说,由于是涉及人员死亡的车祸,目前肇事司机、车辆都移交到化州市交警大队交管中队处理。4月1日下午,记者在化州市交警大队交管中队看到,一名民警正在处理这起交通事故的材料。记者一再问他肇事车辆是否超期没有年审,他说正在调查中。

“老师们坐在车上一动不动!”

化州市教育局德育股负责人告诉记者,正式的校车应该有明显的固定标识,要进行登记,校车司机要到交警部门接受专门的培训才能上岗。随后他打电话向宝墟中心学校负责人了解情况,该负责人确认出事校车属于“野鸡”校车。

5月24日,记者来到了瓦窝镇大庞屯沁沁的家中,沁沁的奶奶吴春风此时正坐在炕上,她左手拿着孙女生前的照片,右手拿着纸巾不断擦拭眼角的泪水。“我当时一看到这样的情况,就赶紧跛着腿往坡下跑。等我火急火燎跑到那儿一眼就看到孩子了,她趴在地上,那脸上全是血啊!”奶奶说。

此时的沁沁还有呼吸,并不断轻声呻吟着。原本患有腰椎间盘脱出的奶奶不知道当时哪儿来的一股劲儿,一下就双手抱起孩子跑回到了校车旁,开始央求校车司机和幼儿园的老师帮忙。“可是他们坐在车上一动不动!”奶奶说,当时她嘴里一直喊着“快救救孩子吧”,但是校车上的老师们仍然无动于衷,整个过程持续了有近15分钟。

就在这个时候,货车司机踉跄着从车里头爬出来,他也来到校车前,告诉校车司机拨打120求助,在多次催促之后,对方拨打了120.

但是人们在焦急中并未等到急救车的到来,奶奶更加着急了,她又将求助的目光投向校车司机,希望他能够送孩子到医院。但是司机并未当即答应,情急之下,奶奶踹了司机一脚,此后在村民的不断要求下,校车终于拉着沁沁和王永花朝医院出发了。

重伤女童半路被要求下车

原本以为这次能以最快的速度到达医院了,可吴春风做梦也没想到,校车刚从村里开到大马路上,她和重伤的孙女就被要求下车。

被逼无奈,老人抱着满脸是血的沁沁下了车,坐在路边的马路牙子上等待120急救车。出事的那天,瓦窝镇刮着很大的风,看着沁沁的气息越来越弱,全身剧烈的痉挛,奶奶绝望的大声哭了起来。

这个时候,一位路过的熟人认出了吴春风,他看到这种情况,又开始多次拨打120急救电话,在等待中,急救车终于出现在了人们的视野中……

急救车上下来了一位医生和一位护士,经过现场诊断,他们得出结论是沁沁失血过多,情况很危急。虽然经过全力抢救,但是孩子还是重伤不治。“如果不让我们等这么长时间,孩子能没了吗?我们从校车上下来之后光在路边又等了最少15分钟,如果校车能给我们直接送到医院,能失血那么多吗?”奶奶说。

幼儿园一次慰问都没有

沁沁的父亲庞恒达在孩子出事儿后精神一直很低落,他在瓦房店北郊的一个工厂工作,5年前沁沁的出生给他带来很多快乐,而由于沁沁是家中的小女儿,也格外受到他的疼爱。“孩子没了对我打击很大。但是最大的打击是幼儿园蛮横的态度,他们对应当担负的责任没有一点儿清醒的认识。”庞恒达说。

他说,出事后幼儿园没有领导和老师来到家中看望和慰问,不光如此,现在他去幼儿园,连园长的面都见不到。

不仅如此,在庞恒达前几次还能见到园长时对方曾告诉过他,她手上有王永花的录音证词,可以证明幼儿园没有任何责任。而庞恒达提出要跟事发时坐在校车上的两位老师当面对质时,园方却表示拒绝。“我有一次在村里见到了王永花,她求我千万别再找她了,因为幼儿园说了,如果她说了什么不合适的话,她家的孩子就不能再坐校车了。”庞恒达说。“我前几天看电视上演那个黑龙江的最美女教师张丽莉,我心里真是感动啊!同样作为老师,这个幼儿园的老师就见死不救,坐在车上一点儿忙不都帮我们啊!孩子要是遇到了张丽莉老师,说不定就能活下来了!”奶奶哭着说。

5月16日,瓦房店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出具了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货车超载,在没有中心线上的道路上超速行驶,为避让横过马路的行人,而沁沁横过马路时未确认安全,未在监护人带领下通过,因此货车司机负事故主要责任,沁沁及监护人负事故次要责任。

园长说自己“很痛苦”

5月24日下午1时许,记者来到瓦窝镇中心幼儿园要求采访园长。在大门口,一名身着红衣的男子在问清楚记者的来意后表示,他要去问问园长。大约1分钟后,幼儿园二楼的一间办公室内,三名女子透过窗户向记者大幅度的摇手,表示拒绝记者进入,红衣男子也不再理会记者。